改革开放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leyu手机版登录入口app


  据人民网报道:

  胡锦涛同志在党的十七大报告中指出:“事实雄辩地证明,改革开放是决定当代中国命运的关键抉择,是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必由之路;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只有改革开放才能发展中国、发展社会主义、发展马克思主义。”这段话深刻地揭示了改革开放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关系。改革开放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开辟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形成,是一个相辅相成的过程。改革开放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创立提供了理论形成的前提和实践基础,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又引导改革开放沿着正确的方向不断深入和发展。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就必须坚持改革开放不动摇;坚持改革开放,就必须始终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伟大旗帜。

  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发展必然是回答时代挑战、随着实践发展的产物,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创立和发展,深深植根于改革开放的实践沃土,改革开放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创立和发展的源头之水,是这个理论的出发点、生长点、展开点

  一部马克思主义发展史,就是一部不断回答新的时代课题,依据新的历史条件使理论随着实践发展而发展的历史。毛泽东同志正是从旧中国是一个政治经济发展极不平衡的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的特殊国情出发,科学总结中国革命的独创性经验,找到了区别于俄国无产阶级革命的农村包围城市的武装斗争道路,创立了新民主主义革命理论,实现了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实践相结合的历史性飞跃,产生了毛泽东思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也是马克思主义与新的历史条件相结合的产物。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正是在紧紧把握时代主题的变化,深刻总结建国以来正反两方面经验,研究国际经验和世界形势的基础上提出改革开放的总方针的。邓小平把改革称之为我国的“第二次革命”,尽管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一科学命题是在党的十二大正式提出的,但这一新道路、新理论的探索则是从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就全面开始酝酿,并不断探索、不断总结,逐步成熟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我国改革开放创造出许多新的经验,涌现出许多新事物,革命性的社会变革使人们对社会主义一系列基本问题的认识冲破了传统的观念,思想解放了,眼界开阔了,理论思维产生了飞跃。党的十三大、十四大,相继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体系作出了全面的概括,改革开放的伟大实践是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源头活水,是使之茁壮成长的肥壤沃土。

  当然,作为人类前所未有的伟大事业,我国的改革也不是一帆风顺的,同世界上任何新生事物一样,改革开放不可能尽善尽美,总会有这样那样的挫折和偏差,如果说,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作指导,对改革作出科学的实事求是的总结,使之更好更健康地发展,那么这本来就是我们党一贯提倡的实事求是作风的体现,但是如果一叶障目,动摇了改革开放的信心,那就迷失了方向。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科学体系是一个统一的整体,三个“永远铭记”告诉我们,全面掌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要把三代领导集体和十六大以来我们党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道路的探索看作是一个统一的历史过程,不能把它们割裂开来

  在纪念毛泽东诞辰100周年的时候,老一辈革命家薄一波曾讲过一句十分经典的话,他说,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探索,是始于毛泽东,成于邓小平。后来人们又加上发展于江泽民。现在我们党又有了科学发展观等重大战略思想的理论创新新成果。十七大报告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开辟和理论体系的形成作了全面、准确的阐述,“三个铭记”充分肯定了党的三代领导集体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开辟和理论体系形成所作的历史性贡献。改革开放的伟大事业,是在第一代领导集体“取得宝贵经验的基础上进行的”,是第二代领导集体“带领全党全国各族人民开创的”,是第三代领导集体“带领全党全国各族人民继承、发展并成功推向二十一世纪的”。这个概括十分科学和准确。充分体现了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唯物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开辟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科学体系的形成,在社会主义发展史和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发展的历史过程中,都具有开创性的意义。这条道路,不同于传统的社会主义建设的道路,这个理论既是对传统的社会主义理论的继承,更是质的飞跃和发展,具有创新和革命的性质,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们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形成,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第二次历史性飞跃。从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党的三代领导集体,他们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道路的探索,虽然各有其阶段性的特点,但都为一条红线所贯穿,都是一脉相承、不能割裂的。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都是在探索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过程中产生的,都是把马克思主义与我国改革开放的伟大事业相结合产生的,都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最新成果,要从体系上讲,他们都属于同一科学体系,那就是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科学理论,从更大的范畴讲,都属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体系,所以不能把它们孤立起来、割裂开来。

  “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社会主义基本制度的建立,为当代中国一切发展进步奠定了根本政治前提和制度基础。”这段话阐明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开辟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创立与中国革命胜利的继承和发展关系,任何否定中国革命和选择社会主义发展道路历史必然性的观点,都是错误的。我们必须把改革开放的伟大事业与社会主义基本制度紧紧地联系起来

  前些日子有一种否定中国革命和否定社会主义基本制度的论调,认为新民主主义革命武装夺取政权的道路和选择社会主义是错误的。还有的人把我国的改革开放与社会主义基本制度对立起来,用今天的政策否定昨天的政策,认为“一化三改造”等一系列使我国走上社会主义道路的措施,都是极“左”。我国的改革开放并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十七大报告指出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和社会主义基本制度的建立“为当代中国的一切发展进步奠定了根本政治前提和制度基础”。政治前提和制度基础,这是最重要的两个方面,它既是我国改革开放的根本政治保证和制度保证,又规定了我国改革开放的性质和方向。正因为有了这个政治前提和制度基础,建国后我国的社会主义建设尽管出现过重大挫折,但也取得了伟大的成就,为后来的改革开放打下了物质基础。政治前提和制度基础不仅在过去和现在,今后仍将是我国改革开放的根本保证。这也就清楚地表明,一方面,改革开放是我国的第二次革命,不适应生产力发展的生产关系必然要发生变动;另一方面,我国的改革开放,是社会主义的自我完善,它的性质仍然是社会主义的。任何对我国改革开放性质的曲解,都是错误的。我国改革开放,开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的道路,仍然要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坚持社会主义的基本价值观,坚持我们党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坚持以人为本,有这样的政治保证,目前社会生活中存在的一些问题,如贫富差距悬殊、生态环境恶化,以及老百姓关心的看病难、上学难、房价虚高等问题,终将得到解决。

  理论与实践是互动的,改革开放的实践推动我国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进程,而科学理论的形成和发展又反过来给实践以深刻的影响。我们的实践不是盲目的实践,科学发展观作为我们党探索社会主义建设规律的最新成果,必将对中国的改革开放产生积极的指导作用

  西方有的人认为,邓小平提出“摸着石头过河”似乎是实用主义的,中国的改革开放似乎没有明确的理论指导,这是完全错误的。我们党是一个重视理论思维,善于对实践作出科学总结的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形成和发展不是个一次完成的过程,而是要反复实践、反复探索、不断总结,寻找规律逐步形成和发展的过程。科学发展观作为马克思主义关于发展的世界观和方法论的集中体现,就是对我国改革开放30年发展历程作出科学总结的产物。既是对已有科学理论的充分继承,也包含着对中国发展最新实践的科学总结,既有对未来发展各种可能性的充分预见,还包含了对人类,对世界各国发展经验的吸收和借鉴。作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最新成果,我们要很好地学习、领会和宣传,贯彻到各项工作中去,使我国改革开放的伟大实践,成为更加自觉的实践。

网站地图